深化高等教育综合改革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指出,“提升质量是高等教育发展的核心任务”,并提出“建成一批国际知名、有特色高水平高等学校,若干所大学达到或者接近世界一流大学水平”的具体要求。分析我国高等教育现状,可以看到深化高等教育改革任重道远,只有选准前行路径,找准着力点,凝聚各方力量,才能切实推动实现这一目标。具体来说,应该从以下几方面作出不懈的努力,扎实推进高等教育改革。

  抓好科学的顶层设计。深化高等教育改革首先要明确的问题是:我们到底想要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大学制度?也就是要抓好顶层设计。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要遵循教育规律,考虑大学传统,符合组织原理,才能成系统、有秩序地推进。关于建设怎样的大学制度,笔者认为云南大学教授刘绍怀提出的“双层式”现代大学制度架构有极大的参考价值,即宏观层面:政府宏观管理、市场适度调节、社会广泛参与、学校依法自主办学;微观层面:党委领导、校长负责、教授治学、民主管理。

  进行深入的理论研究。推进高等教育改革理论研究要坚持两个基本原则。一是全面系统原则。云南省现代大学制度研究处于全国前列,云南大学教授刘绍怀领衔的研究团队推出《现代大学制度理论与实践研究》一书,对现代大学制度进行了系统梳理。然而,我们对现代大学制度的研究,特别是对中国现代大学制度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迫切需要全面、系统、科学地推进理论研究,以指导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建设实践。二是理论结合实践原则。完善现代大学制度问题要听专家意见,但是不能只听专家意见;要抓试点,但不能只看试点;要独立思考,但不能闭门造车。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体系,鼓励全省高校在国家顶层设计的指导下,根据自己的特点,自主自由地大胆探索学校制度建设问题,共同为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寻找路径和积累经验。

  健全大学运行机制。高等教育综合改革要健全四种机制。一是彰显大学特征的运行机制。大学自治、学术自由、教授治学、以人为本是现代大学的基本特征。深化高等教育综合改革,必须改变政府“统、包、管”学校大小事务的模式,建立引导与被引导的新型政校关系;改变社会与高校不互动、不支持、不回应的状态,建立社会与学校良性互动的新型校社关系。高校充分利用和发挥自身的智力强项,从学校自身特点出发,自主自立,自治自为,在思想理念、整体规划、制度设计、机制运行等方面彰显自身特色。二是学生选拔机制。现行的高校招生制度同现代大学制度提出的自主性要求还有不小的距离。应试教育的选拔方式与培养体系在高等教育中依旧占据主要位置。深化高等教育综合改革,学生选拔制度的科学革新是重要一环。我们需要进一步探索国家宏观指导与大学微观操作相结合的高校招生制度,充分释放和调动高校的积极性,进一步思考和凝练具有大学特色和地方特色的学生录取标准和程序,并做到标准科学有效,程序严格规范。三是人才培养机制。高等教育归根结底是为社会服务的,培养的人才也必须是为社会所接纳和需要的,因此,人才培养的标准和要求应由社会需求和该领域的专家的论证来共同决定。同时,健全人才培养制度也需要有长远眼光,在服务当前社会发展的基础上,建立引领社会长远发展的人才培养制度,实现人才培养的可持续发展。四是人才培养过程监管机制。人才培养是一项过程与结果成因果关系的活动,过程决定结果。要培养出优秀人才,必须从培养过程抓起。高等教育要将常规教学活动和其他拓展实践活动纳入监管的全覆盖和全过程,为确保人才培养质量奠定基础。监管要有科学标准和规范程序,更要落实到位。

  坚持协同改革。协同推进改革,必须抓好以下几点。一是主导力量引领。我国高等教育改革资历浅、涉面广、任务重、困难多、难度大,改革需要教育界齐心协力,也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有些改革内容,如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问题等,没有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支持,根本不可能推进。二是协同推进。建立现代大学制度,需要各方面协同推进,包括大学与政府协同、大学与相关部门协同、大学与社会协同、校内各部门和师生员工协同等。这些协同主体的主动参与对推进改革至关重要。三是坚持不懈。建立现代大学制度,提升人才培养质量,是一项涉及面广、难度大、周期长的系统工程,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只有做到大胆设计、稳步推进、咬定目标、执著坚定、勇破难题,始终不渝地推进改革和建设,才能最终实现建立现代大学制度,提升人才培养质量的目标。

  (文章来源《云南日报》,作者:李建宇)

发布时间:2014-05-28